当前位置:丝璞丽美容北京通州某卫生站为患者注射假狂犬疫苗护肤DIY
北京通州某卫生站为患者注射假狂犬疫苗护肤DIY
2022-11-24

崔小慧(左)和于新建两人被狗咬伤的痕迹还留在手臂上。他们没想到,在大马庄卫生站注射的狂犬疫苗竟然是假药。

“第八针了。”9月20日下午,从通州区梨园卫生院出来,崔小慧和于新建摸着胳膊上的针眼,互相看了对方一眼,同时摇头。

他们注射的,是狂犬疫苗。

被狗咬伤后,一般情况下,伤者应于30天内,注射5针狂犬疫苗。但崔于二人,除去最后一针还没打,他们已经先后在两个卫生部门打了八针。

两人后来得知,他们注射的前四针狂犬疫苗是假药。尽管多方询问,但直到现在,依然没有人告诉他们,注射到他们体内的,究竟是什么。

奇怪:打了四针不算数

崔小慧,32岁,通州区台湖镇田府村居民,养狗为业。8月10日,他被狗咬伤,当日下午,他在通州区大马庄社区卫生服务站(以下简称大马庄卫生站)注射了第一针狂犬疫苗。

“一针一针地按指定日期打,到第五针,却变了。”崔小慧说,9月6日,当他去大马庄卫生站打第五针的时候,卫生站工作人员告诉他,这里不能打了,让他转去梨园卫生院去打。

随后,大马庄卫生站为崔小慧找来了一辆桑塔纳轿车,把崔送到梨园卫生院,并在注射完疫苗后,又送他回家。

转院注射竟然能得到车接车送的待遇?崔小慧称,这让他奇怪。

而接下来的事,更让崔小慧“感觉莫名其妙”。

崔回忆,到了梨园卫生院,两名工作人员告诉他,疫苗得从第一针打起。

“重打?”他很疑惑。

于新建,38岁,与崔小慧同村同业。7月15日,他被狗咬伤后,也去大马庄卫生站注射疫苗。打完第四针后,遇到了和崔小慧同样的境况。

原因:最初疫苗有问题

9月上旬,有邻居告诉崔小慧,听说大马庄卫生站的疫苗有问题。

9月10日,崔小慧找到大马庄卫生站,“护士长当时的答复是,卫生局有规定,打狂犬疫苗得去定点医院,而该卫生站不在定点之列。”

“当时卫生站还要将我打疫苗的北京市门诊专用收据收回,称要入账。”崔小慧说,在将收据短暂交给对方后,他又要了回来,怀疑也随之增加。

当天,崔妻马女士向通州区卫生局电话求证。办公室工作人员答复称,大马庄卫生站目前不具备打狂犬疫苗的资质。

随后多日,崔于两家多次找到大马庄卫生站。

9月20日下午,大马庄卫生站二楼诊室内,一徐姓院长在患者家属的质询下,承认给崔于二人注射的狂犬疫苗有问题,属于不合格药品。

“这个假药是含量不够,达不到标准,但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。”徐院长解释。他同时称,在该卫生站注射“问题”狂犬疫苗的大约有30多人。

于新建称,卫生站护士长曾告诉他,“7月27日以后注射的疫苗,都有问题。”

9月24日,大马庄卫生站徐院长向记者表示,关于狂犬疫苗的事,目前还没有结论,卫生站也没接到过上级部门的通知。(药)是否涉及含量不够等问题,报告还没有出来。

对于该卫生站是否具备注射狂犬疫苗的资质以及问题疫苗的来源,徐未予答复。

官方回应 “这是一个假药案”

通州药监工作人员表示所涉疫苗“经检测的确有问题”,当事卫生站法人代表已被警方带走

对于大马庄卫生站注射狂犬疫苗患者需要转院重新接种一事,9月24日,通州区卫生局防保科两位男工作人员称,“这是一个假药案,目前,卫生局已将相关材料递交药监部门处理。”

他们称,大马庄卫生站属经过政府相关部门审批有合法手续的私人诊所,但没有注射狂犬疫苗的资质,注射狂犬疫苗属于个人行为。

两工作人员同时称,该事已引起北京市领导重视,并做出批示。

9月18日,通州区卫生局一高姓工作人员称,相关部门已向社会发出公告,要求在该卫生站注射狂犬疫苗的患者须转院重新接种疫苗。

梨园卫生院一护士证实,近期在大马庄卫生站注射狂犬疫苗的患者,一部分已被转至梨园卫生院注射。现在为这些转院者注射的疫苗都是最高档次的进口疫苗,600多元一盒(含五针),药品是上级卫生部门提供的。

9月20日,北京市药监局通州分局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在电话中称,大马庄卫生站的狂犬疫苗“经检测确实有问题,按假药处理”。

此前,该局稽查办一张姓工作人员表示,因患者举报,药监局已于8月底对此事介入调查。

9月24日,药监局通州分局一邱(音)姓局长说,此案已移交通州公安分局处理,详情不便透露。

该分局两位工作人员先后证实,目前,大马庄卫生站法人代表已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。

追问 错过最佳治疗期谁来担责?

在梨园卫生院给二人发放的“北京市抗狂犬病血清(或狂犬病人免疫球蛋白)和狂犬病疫苗使用知情同意书”中显示:狂犬病是当今病死率最高的疾病,一旦发作,病死率几乎是100%。

崔于二人称,他们以养狗为业,所以熟知狂犬病的相关情况,注射狂犬病病毒免疫血清,最佳治疗时间是在被咬伤后的24小时内。

于新建说,他得知,狂犬病的潜伏期短则十几天,长则几年。“给我们注射了有问题的疫苗,现在还得重新打针,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,一旦病发,这个责任谁来负?”于坦言,这些天他寝食难安。

“(被狗咬伤后),注射狂犬疫苗当然是越及时越好,但并不是超过24小时之后注射就无效了。”通州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科办公室一工作人员说,狂犬疫苗一般为7到14天起效,只要在发病前注射的狂犬疫苗能起到保护效果,就可以。

崔于二人说,在几次找到大马庄卫生站质询的过程中,对方始终没能给二人一个明确的说法。二人要求卫生站退还“问题疫苗”的费用,卫生站也未答应。

马女士说,她问过大马庄卫生站、梨园卫生院、通州区卫生局、北京市药品监督管理局通州分局,但截至目前,没人告诉她,注入她丈夫体内的假狂犬疫苗,到底是什么物质。

链接 全市94处狂犬疫苗注射门诊

据“首都之窗”网站显示:为方便动物致伤者的诊疗,同时保证疫苗和免疫预防的质量,北京市卫生局从2005年12月15日起,在18个区县指定了45家狂犬病免疫预防门诊,并且实行24小时接诊。截至目前,全市共有狂犬病免疫预防门诊94家。

市民可以通过北京市公共卫生公益电话“12320”,对狂犬病预防免疫门诊的位置和联系方式进行查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