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丝璞丽国学红楼梦中史湘云的身世有多凄惨?为何寄养在贾府?
红楼梦中史湘云的身世有多凄惨?为何寄养在贾府?
2022-11-24

史湘云,《红楼梦》中金陵十二钗之一,四大家族史家的千金。趣历史小编整理了一下,现在给大家详细说明,快点来看看吧。

史湘云是金陵显贵史家的侯门千金,原本应该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,像别的孩子那样躲在父母怀里撒娇,却因为她还在襁褓中父母就已经去世了,她成了身世最可怜的孤女。

一、寄养在亲戚家的侯门千金。

因为史湘云自幼父母双亡,贾母非常可怜心疼这个孩子,就把她接到贾府来寄养很长一段时间。

可以说史湘云与宝玉才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,只是史湘云性格豪爽,从未把儿女私情放在心上,对宝玉更多的是妹妹对哥哥的那种亲情,这一点上史湘云与钗黛完全不同。

因为史湘云自幼与宝玉一起长大,兄妹情深,以至于长大后回家的史湘云总是对宝玉这个哥哥念念不忘,每次来荣国府最惦记的还是她的二哥哥,最想见的人也是宝玉。难怪宝钗和黛玉都对湘云不放心,宝钗曾经找袭人打探过史湘云到怡红院的事情,黛玉也因为对金麒麟不放心,怕传出其他的绯闻,特意跑到怡红院来听墙根。

宝玉道:“林姑娘从来说过这些混帐话不曾?若她也说过这些混帐话,我早和她生分了。”

结果黛玉听到的不是史湘云与宝玉的金玉良缘,而是宝玉对她的表白和夸赞,当然史湘云心直口快,把自己心里想的也一股脑都说了出来。黛玉听了以后,反倒是不生气,相反她觉得湘云对宝玉没有儿女私情,她从此对湘云放心了。只是感叹自己父母双亡婚姻大事无人可以做主,宝玉虽然有情,她也有意,却又来了金玉良缘,黛玉非常感伤。

林黛玉听了这话,不觉又喜又惊,又悲又叹。所叹者,你既为我之知己,自然我亦可为你之知己矣;既是你我为知己,则又何必有金玉之论哉!既有金玉之论,亦该你我有之,则又何必来一宝钗哉!所悲者,父母早逝,虽有铭心刻骨之言,无人为我主张。况近日每觉神思恍惚,病已渐成,医者更云气弱血亏,恐致劳怯之症。你我虽为知己,但恐自不能久待;你纵为我知己,奈我薄命何!想到此间,不禁流下泪来。

对于黛玉的这段感伤,史湘云是不知情的,但她与宝玉却因为经济学问和黛玉发生了争吵,只是湘云和宝玉之间的这种口角和冲突,不会影响他们兄妹间的感情,更不会动摇他们兄妹间的亲情。

他们之间这种口无遮拦的争吵,更说明宝玉和湘云两小无猜一起长大的那种相知之深,也恰恰说明他们之间没有儿女私情,一个口无遮拦,一个毫不顾忌,他们的争吵像极了我们小时候兄弟姐妹之间的那种吵架,既从容又亲切,而且吵过之后很快就和好了,湘云与宝玉也是如此。

另外从湘云与袭人的对话中,我们也可以知道,湘云寄养在荣国府的时候,贾母把袭人拨给了湘云使唤,后来湘云离开荣国府回了史家,袭人就跟了宝玉。史湘云是个重情重义的女孩,她虽然后来长大后离开了荣国府,但对自己小时候寄养在荣国府的生活记忆非常深刻,对照顾过她的袭人也特别好,还特意送了袭人一枚戒指。

二、身世最可怜的孤女。

宝钗听见这话,便向两边回头,看无人来往,便笑道:“你这么个明白人,怎么一时半刻的就不会体谅人。我近来看着云丫头的神情,在风里言风里语的听起来,那云丫头在家里竟一点儿作不得主。她们家嫌费用大,竟不用那些针线上的人,差不多的东西都是她们娘儿们动手。为什么这几次她来了,她和我说话儿,见没人在跟前,她就说家里累得很。我再问她两句家常过日子的话,她就连眼圈儿都红了,口里含含糊糊待说不说的。想其形景来,自然从小儿没爹娘的苦。我看着她,也不觉的伤起心来。”

从袭人和宝钗的对话中不难看出,史湘云回到史家后日子并不好过,她虽是史家侯门千金,日子过得远不如荣国府的体面丫鬟轻松。

因为到了史湘云这一代,史家的日子和处境都是四大家族中最差的那个,史湘云的叔叔史鼎虽是保龄侯,却难以改变史家的家境。

史湘云回家之后,实际上是跟随叔叔婶子生活,也算是寄养在叔叔婶婶家,过着那种身不由己的寄人篱下的生活。平时为了省钱,晚上还要做针线活,史湘云觉得在家里很累,每次来荣国府,宝钗问起她家里的生活,史湘云虽然不方便说,她含糊的话和红眼圈都让宝钗明白,这个没有父母的孤女,在家里的生活不容易。

正是因为体会湘云在家的不容易,宝钗才告诉袭人,劝她以后不要把宝玉的针线活给湘云做,她愿意替袭人分担这些工作,目的是心疼湘云。后来因为湘云夸下海口要举办螃蟹宴,宝钗怕她囊中羞涩,就主动帮湘云操持这件事,没有让湘云花一分钱。

宝钗听她说了半日,皆不妥当,因向她说道:“既开社,便要作东。虽然是个玩意儿,也要瞻前顾后,又要自己便宜,又要不得罪了人,然后方大家有趣。你家里你又作不得主,一个月通共那几串钱,你还不够盘缠呢。这会子又干这没要紧的事,你婶婶听见了,越发抱怨你了。况且你就都拿出来,做这个东道也是不够。难道为这个家去要不成?还是和这里要呢?”一席话提醒了湘云,倒踌躇起来。

宝钗的做法非常体贴周到,她心疼湘云的不容易,又照顾湘云的面子和史家的体面,特意提出举办螃蟹宴。宝钗的体贴和照顾,大概也是湘云喜欢她的原因吧,再加上湘云没有亲兄弟姐妹,看到宝钗对她的好,忍不住把宝钗当成了她自己的亲姐姐。

同是失去父母的孤女,湘云和黛玉不同,湘云在襁褓中就失去了双亲,她在自己家中从未感受过家的亲情和温暖,只是在荣国府寄养的那几年生活还算是幸福。黛玉就不同了,黛玉六岁丧母,十几岁失去了父亲,曾经感受过亲情的温暖。黛玉在荣国府虽然也是寄养,但却是贾母的心肝宝贝,被贾母宠溺着疼爱着,除此之外,她还拥有宝玉的那份特殊的关爱。

虽然贾母也心疼湘云,但她未必知道这个侄孙女的难处,也不一定知道自己的娘家已经在经济上窘迫成了如此地步。史湘云的月例银子连荣国府的二等丫鬟都不如,在家过的也是挑灯夜战的苦日子,比起大观园里的养尊处优的生活,史湘云在家的生活很艰苦。

正因为如此,每次离开荣国府,史湘云都是含泪不舍,每次离开的时候总是提醒宝玉记得催老太太派人接她。

每次读这一段的时候,都会忍不住落泪。性格豪爽的史湘云日子如此难过,如果她的父母还在世,即便是史家落难,她的日子也不会如此艰难。好在史湘云是一个性格乐观豪爽的女孩,她虽然有诸多的不幸,却从未面带悲苦,总是能在生活中找到快乐的地方。

史湘云曾经劝过黛玉要想开一些,不要过多的忧虑,或许正是二人性格的不同,才造就了彼此不同的结局。同是孤女,黛玉不幸早逝,史湘云的结局从判词中看也不好,但却还活着。87版红楼梦给史湘云改编了当船妓的结局,我觉得以史湘云的性格,即便是史家被抄家,她自己身不由己,也绝不会以这样的方式苟活。好了歌中脂砚斋曾批注,史湘云和宝钗都成活到两鬓斑白,可见,史湘云的结局虽不幸,却也不至于做船妓,最多是婚姻不幸,难逃红楼梦的大悲剧结局